没有感情的少女心杀手🌪

乙女狂魔KIMILA,目前正在攒钱买一台RK800【勒紧裤腰带】,话超多。
约文和画请私信💖

哇靠我真是个罪孽深重的绿人(我就最后摸摸🐠)

我叒卡文了(说着把前两天起的草稿糊了糊)

因为我这个煞笔定错了存稿箱时间导致新文提前发布,于是我接下来半个月都要去更这篇了,等写到十章再回来,我一定会把欠下的债全部还清的土下座请大家原谅我!(等得无聊可以去看看文【表脸】)

顺便说一下这是我滴好aibo和我一起搞的联文,不看我的也一定要去看她的人家更新又快字数又多还写的好看的桶和小蜘蛛不看就是损失(怒吼),名字直接搜《综英美f(x)》(瞧瞧人家起的名多好)!!!

古代王太谐了根本嫖不动完全变成父女了(就是说你呢拉二)【冷漠脸】

画不来写实有什么错!…………算了还是吃橘子吧。

有那么一瞬间程勇看见吕受益哭了。泪水黏着睫毛,滴在他的眼袋和面颊上,然而他把这口烟吐干净了,才发现那是他的错觉,吕受益只是看着他,背依旧佝着,稀疏的刘海搭在火锅烘出汗的额头上,他耷拉着脸显得极其可怜,没翻好的衣领又让他显得极其可笑。这件屋子就剩他们俩了。
程勇觉得烦,没由来地烦,他想揪着吕受益的领子让他清醒一点,别再用怀着一点点微弱火星的眼睛隔着眼镜望着他,他想抓着啤酒瓶往他脑袋上敲,程勇没有错!他就是为了钱为了利益卖的药,他是个普通人!他也害怕警察冷冰冰的枪口和手铐!他没有错。
可他最后什么也没有说,他让那个佝偻着背的男人滚,那个男人就惨兮兮地转过身走进雨里,像只被打湿皮毛的流浪狗。

程勇对吕受益问心无愧,即使看着他那张愚蠢的黑白的脸挂在墙上笑,他也没有流泪。他只是在想,他应该吃他的橘子的,无论是第一次在店里,还是最后一次在医院里,但是现在,他只能看着浩子躲在楼梯口拨那一半橘色的果肉,感到由衷的口渴。

藤丸在注视一轮太阳。他恰到好处地被簇拥在云层撕裂的缺口中,不由分说地把光芒递给她,叫她捏在手里不准松,藤丸的手出现红色的伤口和吱吱响声,鲜血还未来得及滴落便在高温中蒸发,她也不喊疼,仿佛那是一件再微小不过的事。太阳从不了解这种伤口,第一次见时还好奇地握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问藤丸为什么会这样。

而他的庇护对象不说话,只是笑,宛如舒展柔软花瓣的向日葵般灿烂又美丽,于是太阳在这样的笑容中被迷惑,他忘记了先前的小小问题,转而拉起她像个孩子般炫耀自己堆积的沙之国度。那里的人如同被糕点师雕琢的巧克力雕像散发着美妙的气味,他们围绕着一条宽广的河流憩居嬉戏,从手中流下的是晃眼的金色饰品和连绵不绝的斑斓华服,那些精美的东西被挂得到处都是,从屋檐到斯芬克斯的翅膀都哗啦啦响着清脆的碰撞声,他们在这样的乐曲里跳起舞来,欢迎王和她的到来。太阳牵着她的手穿梭在人群里,眼眸比黄金更耀眼,头发比黑夜更迷人,他在那么多的人中始终看着她,仿佛只把光芒留给她一个人似的。

他能这样望着她多久呢?

藤丸在这时醒了,身后有一条健美的古铜色胳膊伸过来把她抱紧,于是她忘记了梦,再次沉沉睡去。

卡文了……糊一糊自家女主再写……

如图!占tag骚瑞!

————————————————————

啊蛮少人点赞的话我就抽一本好了!果然像我这种人还是不要学太太们的做法了稍微有点自作多情!但还是感谢愿意点赞的各位!